菠萝科普网

土木堡之变后,于谦拥立朱祁钰为皇帝是大明朝当时唯一的选择吗?

安娜爱运动

2021/6/12 3:11:25

朱祁镇也够倒霉的,做一回大将军却成了俘虏,不过好在也先以为奇货可居,没杀他。没想到大明朝不管他们的皇帝,直接立朱祁钰为皇帝,在当时的形式下,于谦拥立朱祁钰为皇帝是唯一的选择吗?

其他回答(1个)

  • 素茶

    2021/6/15 9:17:36

    古代大臣面君议事,从坐而论道,过渡到站立回话,再到跪以奏事,人类文明不断向前发展,大臣们在皇帝面前的“身高”,却越来越矮!史学家吴晗说,这是君主专制的产物。

    从史料记载看,赵匡胤是这个重大转变的“始作俑者”,正是从他开始,大臣们跟皇帝没有了平起平坐,只能侍立一旁。这件事从何而来,还有一个小故事:

    范质有一次向赵匡胤奏事,行完礼刚要入座,赵匡胤说:朕进来眼花,看不清东西了,麻烦你把奏疏递到朕的面前来。”范质起身照做,回到座位旁一看,茶座没了,只好站着回话。从此,大臣议事就再也没有座位。

    不过,很明显这个故事是编造的,逻辑不通。范质难道坐在茶座上向赵匡胤展示奏疏,搞得赵匡胤抻脖子看不清,要他递近一点?奏疏在范质手上就不存在“看不清”,而是“听不清”,奏疏在赵匡胤手上,就不需要范质递近一点。

    另外,赵匡胤也不需要这种近乎侮辱的方式,让范质难堪,他只需要上朝时不设座,没有大臣敢跟皇帝要座位。

    明显是后人编造的假故事,如果谁手上有相关原始史料记载,请麻烦转给我一份!

    这个故事是被后人改编了,原文在《宋史范质传》:

    “先是,宰相见天子议大政事,必命坐面议之,从容赐茶而退,唐及五代犹遵此制。及质等惮帝英睿,每事辄具札子进呈,具言曰:如此庶尽禀承之方,免妄庸之失。’帝从之。由是奏御浸多,始废坐论之礼。”

    从这段描述可以看出,宋以前的唐朝和五代时期,宰相和皇帝议事是“坐而论道”,小茶喝着,屁股坐着,你一言我一语,就像朋友谈天说地,气氛相当和谐,君臣关系很平等。

    让这件事发生变化的不是赵匡胤,而是范质。范质惧惮赵匡胤的“英睿”,每次奏事不敢马虎,要提前在家做功课,把所要谈的事预先写成奏札,见到皇帝不再是漫不经心地现想现卖,直接呈交奏札,省去了坐而论道的轻慢。

    看清楚没,那时候宰相跟赵匡胤谈国事,根本就没有奏疏,不存在什么“眼花,看不清”。递交奏疏,从范质才开始。

    赵匡胤一看,这个好,效率提高了很多。于是同意了范质的奏请,从此坐论之礼被废除。

    请注意以下几点:

    • 一、废坐论之礼初衷并不是显示皇权独裁,而是提高办事效率;

    • 二、废坐论之礼并非出自赵匡胤,而是范质主动的行为,并推而广之;

    • 三、废坐论之礼仅是指宰相独立奏事,而非公开朝会之礼;

    大臣议事或朝会,至少在汉朝,还都是坐着的,不过那时候没有椅子,是席地而坐,跪坐。到了宋朝以后,大臣们没了座位,变成站着奏事。到了明清,大臣奏事就必须跪奏,君臣之间的尊卑差距越来越大。

    从坐到站,究竟以哪一件事为分水岭?其实根本不是故事中讲的那样,一次撤座就完成,应该是个渐进的过程。范质主动由“空口白牙”坐而论道,主动变为以奏札奏事,是这个转变重要标志。

    范质的这个示范作用,被赵匡胤批准,以后宰相奏事,都要提前在家做功课。到皇帝这里来,奏疏一上交,直奔主题,很快就处理完了,根本用不上茶座漫谈。所以,导致坐论之礼慢慢被废除,绝不是一道政令,或者一次撤座的效果。

    连宰相奏事都提前做功课,都没了座位,朝会中的大臣们待遇总不能超过宰相吧?由此朝会站着议事逐渐变成了惯例。

    这个转变里面好像没有皇权的独裁嘛?其实不然,范质之所以发生主动变化,其实就是出于对赵匡胤的敬畏,对皇权的畏惧。只是范质恐怕没想到,正是他的这个主动变化,让大臣们在君权面前,从此越来越矮化!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